言影

「莫名禁网 寒假回归」
在下是言影哦
主瑞狐 丹狐 外加黑金狐
说不定会写all狐
过激狐右
不喜勿喷

「贴吧体」原力武器们对自己该吐槽却又不该吐槽的东西的吐槽

​「私设武器之间没有敌对关系」

「cp:瑞金,雷安,丹狐」

「请勿ky」

代行神旨   晚 21:30 发布新帖

关于自己的主人和其他主人加武器以及大赛,各位有什么想吐槽的吗?

L1 代行神旨

感觉大家最近怨气都挺大的,作为裁判长的武器,我感觉我要是再不给你们个渠道抒发一下……

你们都要放弃自己以主人作为媒介自己炸大厅了

L2 虚空镜像

沙发,凉了一大半了不想说话

但是您这样真的好吗?

代行神旨:第一,我是认真的,第二他们会炸大厅也是认真的,第三,我就知道第一个来找我的是你

虚空镜像 回复 代行神旨:淡定,矜持,收敛……

L3 烈斩

主角不好当!主角真的不好当!相信我一点也不好当!第一季被棍子敲,第二季又被主人拉去当发条机,最过分的是在第一季大结局的时候还被二楼的那位给……

还有为什么武器就非得和主人的性格无限像啊啊,我就是高冷不起来不行吗?

还有天知道我们第三季要经历什么啊?

L4 星标

哇……烈斩又来了……(눈_눈)

L5 星月刃

同意楼上(=_=)

还有为什么会有人好奇我的主人到底怎么驾驶我,明明我都是变回武器形态的呀……

L6 冰界领主

心疼一下楼上,说白了,他们就是想说公主梦

星月刃:woc……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啊

星标 回复 星月刃:揉揉,别太伤心哈~还有刚刚蜂后找我,我就先走了,拜拜

星月刃 回复 星标:走好吧您嘞,话说你又是这样 ……

冰界领主 回复 星标:哎呀,这不还有我俩吗?

L7 矢量箭头

不是秀恩爱,不过主人黑化把我的腰都闪了……

还有那个什么公主抱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虚空镜像:说真的,其实你那已经很好了,也就闪个腰,但是我呢?失败惨一双,狗粮泼一脸,最后还得跟着主人一起上个天,反派我容易吗我?

矢量箭头 回复 虚空镜像:emmmmmmm 这么想突然感觉你好可怜……

虚空镜像 回复 矢量箭头:能当主角就好好当吧,不然的话你就会发现……真的,就例如你主人和烈斩主人今天公主抱,明天过肩扛,后天就威胁我主人让你主人现在立刻马上麻溜的离开鬼天盟……我……

矢量箭头 回复 虚空镜像:你……讲真,你还真的惨

虚空镜像 回复 矢量箭头:不然你以为呢……

代行神旨 回复 虚空镜像:你不是说你杀青了一半,不想说话吗?

虚空镜像 回复 代行神旨:你行了……还有你主人可来我这了,我先躲会吧,万一被发现了,大家可都没个好过……

L8 雷神之锤

实名diss安迷修!!!

没事老讨伐我主人做什么啊!!!

你不累我累啊!!!

我累的要死啊!!!

凝晶:我和流三火,啊呸,流焱也很累啊,但是为了主人的骑士道,我们确实没有办法

流焱 回复 凝晶:我还凝三日呢,什么讨伐,什么正义,什么骑士道?我看呢,就是女上位的骑狮道吧

凝晶 回复 流焱:流焱!!!

雷神之锤:算了,你们继续

L9 斗魔天刑

我的名字是斗 魔 天 刑!

重复,斗 魔 天 刑

哪里来的豆腐甜心?

还有,雷狮为什么要到处怼来怼去的?我心好累啊……

大罗神通棍:有同感,能打的基本都和他对过,但是一次都没对完,也是苦了雷神之锤了

雷神之锤:你们知道就好

L10 虚空镜像

各位,我活着回来了,还真是九死一生……

哦 对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体会过当电灯泡的感觉

咳咳咳咳

就那几天,丹尼尔大人来找我主人的时候……我就得在那看着,直到……为止

emmmmmmmm

L11 星月刃

对对对!

就是那三个人组团出去,我更尴尬

还有 @星标

你和蜂后,也跑不了!

星标 回复 星月刃:啊啊啊,还不是因为你的领主天天潜水

L12矢量箭头

表示本人是电灯泡的重度受害者

就例如我主人一睡睡三天,那一次一扛就扛了三天,睡个觉都不放手,我感觉我身上散发着只有800瓦的led灯才能散发出的光环!

L13 星月腐女

那倒是了,看的本小姐都牙疼

星月刃 回复 星月腐女:主人!

L14 流焱

停停停,你们这群小题大做的家伙

雷狮和我主人不可描述的时候,还不就是顺手把我们扔在一边

星月腐女 回复 流焱:哎呀呀,求资源呢

凝晶 回复 流焱:流三火!

星月腐女 回复 凝晶:哎呀,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不过我的偷拍技术可是很不错的呢

凝晶 回复 星月腐女:凯莉小姐,请三思!

星月腐女 回复 凝晶:3是什么自己哥哥和大哥夫的我都拍完了好吧?

L15 鬼天盟-官方

镜像……还有凯莉……

星月腐女 :略略略~

虚空镜像:主主主,主人,我……

世界第一狐吹 回复 星月腐女:凯莉!

星月腐女 回复 世界第一狐吹:哎呀呀,真好

L16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

这都是些什么亲戚?

还有……

为什么你也在?

@代行神旨

代行神旨:那个主人,我真的是害怕他们去找他,天才这么做的,不然的话我是肯定不会搞这种东西的,相信我!

L17 流焱

哎呀,摊上事了

L18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

@星月腐女

把你偷拍的东西都交出来,不许私藏,也不许背叛,我会检查的

星月腐女 回复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我这不也就是为了留个纪念?

L19 大罗神通棍

还好我主人就不管这事

L20 矢量

哇哇哇,大家都在啊!

@格瑞,不是芦荟

话说这里好热闹啊!

烈斩:等等,你干了什么?

矢量 回复 烈斩:我在暖贴啊,怎么了吗?

L21 格瑞,不是芦荟

……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烈斩:不,主人听我解释!

L22 流焱

2333

围观烈斩被公开处刑

凝晶:注意骑士道啊喂!

流焱 回复 凝晶:亲爱的,咱们可是武器啊,哪来的骑士道?

L23 凝晶

@最后的骑士

太过分了,主人你看他!

流焱:冷静啊,朋友

L24 社会你雷总

你们很热闹嘛,本大爷就是怼遍前五怎么了吗?

老子十岁了:但是你一次都没怼完,翻车!

最后的骑士:恶党,够了!

L25 最后的骑士

对不起,各位,对于流焱的所作所为,我深感jsgsvisbdujshsJSHJAJSH

L26 凝晶

我……我听到了扑倒的声音

哦不,流焱要有恃无恐了

L27 老子十岁了

@格瑞,不是芦荟

为了渣渣,我们来打一架吧

格瑞,不是芦荟:不可理喻

L28 星月腐女

别看了,本小姐听到打斗声了

L29 代行神旨

我们发这个帖子的初衷呢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

代行神旨 回复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那个,听我解释……

L30 鬼天盟-官方

@凹凸大赛裁判系统官方

丹尼尔大人,麻烦删一下帖





          

           一瞬间 世界安静了

嗯,以上

我叫败火: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all金」G号试验品②

  「一张见评论」

    “对,对不起,我会注意的!”他都一个角落里的空气道了歉,接着编无助的金的嘴,把他拖到另一个角落:“这里太近了,说话的声音在小也会显得很大的。”

  “那个人是谁啊?”金回过头看着紫堂幻,眼里有些疑惑,但那不是出自于对突然出现的声音的震惊,仔细算起来更多的则是因为活人对将死之人身上的那股晦气避之不及的传统。

  “他是我哥哥,叫紫堂林。”紫堂幻压低了声音,在金耳边小声回答道:“他很受上层的赏识,被派到了地D区,也就是这里当总管,很快就要升到B区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是这样,他自己的心情也一直不好,可是我……”

  语气里到底也是夹杂了几分失落,哪怕每日的冷眼已经成了习惯:“他们都说我是废柴,连个像样的代号都没有,所以就随便把我打发到这里当了什么安保,还说让我卖茶给死刑犯产生优越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也太过分了吧?”金的反应倒是把他吓了一跳,在那之前他又想过无数种可能,但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对方会安慰他。

  “你一定会证明自己的,对不对?”

  “嗯……可,可是我……”

  “对不对!”

  「说啊,快说啊,说那个词」

  “嗯,我一定会的!”他笑着点头语气里有坚定的存在,但更多的却是隐忍与担心。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是个废物,竟然需要一个死刑犯来安慰……”

  “紫堂,你怎么了嘛?”

  “啊,没……!”

  他刚要开口便停住了,是花瓣,那是血红色的玫瑰花瓣,就好像当初大哥带他看过的那样,接着是腹部的一阵剧痛。

  “紫,紫堂?”她有些害怕,但接着就不喊了,手上有黏稠的红色液体上,保佑这些温热。

  “血?!”他还没来得及做进一步处理,一支针筒就扎进了他的脖子。

  最后听到的声音是那个有些熟悉的嘲讽:血?这些都是你先前见过多少遍的东西了?”

  不过或许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吧,刚刚那一瞬间产生的情绪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错愕。

  再醒来似乎已经过了很久,环顾四周,入眼的尽是与当初的房间,相似的布置,一样的床,一样的铁栏杆,一样的白漆,甚至是一样的狱卒。

  “哟,终于醒了?”甚至那种嘲讽的语气都与当时如出一辙,但对于一个失去了所有记忆的人来说,这种无理取闹样的态度,简直堪称荒诞。

  金从床上跳下来,脖子上还留着些针刺般的疼痛,凯莉在笼外看着他。

  “你,你叫凯莉,对吧?”他凭借着之前的记忆叫出了这个名字,他觉得自己需要随机应变,可是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在失忆之前似乎也没有训练过。

  “别和本小姐说那些有的没的。”凯莉不耐烦的玩弄着手上的星标,那些边角太锋利了些,难免会给旁观者一些不安全感:“今天刚好有时间咱们新仇旧账一起算吧。”

  “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要把我们A区的资料交给那群顽固不化的家伙,你难道不知道这是背叛吗?你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这个而死吗?”

  “你现在说什么我也都真的……”金还没说完,便停住了。在凯莉突然之后他便想象出来那些种可能,或许自己是个卧底,或许是收了什么贿赂一或者说这里压根就是个等待推翻的叛逆分子集中营……

  凯莉并不打算留给他时间疑惑,甚至连嘲讽他的心情也没有了,语气里突然带着很明显的愤怒。

  “第二战区打伤本小姐的事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不是说你能控制住的吗?上面好不容易才那么信任你……”

  “还有……”沉默,只有一小会而已,那真的只是一小会,但那似乎变得很漫长,还有些窒息感。

  凯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便是属于拷问着理所当然的质问。

  

  “为什么你会想要杀了你姐姐?”

  

  姐……姐姐?

  他记得自己是有个姐姐的,但至于他长什么样自己为什么要杀了她,到时再想不起来了。

  凯莉不满的撇了撇嘴,然后他听到了摔门与铁门落锁的声音。

  

  “秋大人她……没事……”安莉洁,把满是忙音的通讯器递给凯莉:“还有他也没事……”

  “金他姐姐的事,本小姐懒得管,也压根就管不着,只不过那家伙……倒还是死了的好!”凯莉漫不经心的随便按了几个键,转到了语音留言。

  

  “怎么?最近很忙吗?连你发小都不关心了?不过算了,本小姐看他可怜就把他带到B区去好咯。”

  停顿了几秒。

  

  “这不是什么下属对上级的申请这是关于犯人转移的最后通牒。!


存个梗

与其说是存梗倒不如说是在抱怨吧

那个「和谐」,那个相性一百问

为了避风头

都删了

……



说梗:

「阅微草堂笔记看太多的产物」

大概讲的就是一个在天上的仙上下凡处游的时候救了只白狐狸,因为觉得它有点灵气,再加上如果要救的话,肯定来不及(下凡大概是有规定时间的样子)就直接把天上的丹药喂给他吃了(虽说这样确实不太符合规矩,但是又有谁会去讨论这个,到底要不要爱护动物的问题呢?bushi)

然后就是下凡转世投胎修炼(反正传说里不都爱玩这一套)头疼了一个文涛不错的书生,在一个国家里当了军师,但是毕竟是转世吗?所以说也是命中注定的一样的喜欢修仙,因为一些原因特别钟情于山林,然后

「于归路,遇一狐,突觉其甚灵,笑曰:“定能成仙”。遂离,再不回。」

(以上不要相信,毕竟我的文言文完全没有水平可言)

然后因为当朝皇帝昏庸无能,手都被控朴之后不接受投降自尽。

在雨里被关着的时候,晚上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守着自己的样子,就算是最后自尽的弥留之际,那个东西都一直不让他人靠近自己。

之后就是阴曹地府的事了,说什么都不愿意再当会原来的那个位置,甚至是直接的保留了记忆投了胎(而且偏偏投胎的是那种修道人家)

那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民国了(跟民国差不多的时期,毕竟这个时空是架空的……)大概就是一边念书,一边和家人偷着修炼的样子,在马上要成年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戏班,发现自己的某个同学竟然在演戏,然后被拉去了后台

“不止当年那枚丹药,和那句 定能成仙 仙上可还记得?”

“嗯……”

本应该是戏服的九条尾巴竟然真的摆动了起来……


我没救了
她不要我了
大概……
而我也快要哭不动了
可能……
如果没有下一次,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乍暖还寒死的错觉的话
大概不想丧了吧
做梦「笑」
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拜托,随便来个人杀了我吧……
从此以后别再做那个她会回来的梦了,好吗?每个劝我的人的中心思想大概都是这个吧?

杰克依然是监草 是永永远远的监草
约瑟夫?他不过是监花罢了「笑」
(苦中作乐 我没办法了)

一个车……的脑洞

嗯,一个车的脑洞
雷瑞狐
x药
一前一后
总之就先存着吧,反正我要开学了,开学就拿不到手机了「放多长的假都没用」
所以说我寒假回来写……吧……大概吧……

对不起了,各位
今天也很想一法棍敲死我亲爱的前辈呢
第三章可能写不完了
我的假期就只剩下两天了
「如果不算今天」
我不知道我妈什么时候会拿走我的手机,所以说我想浪一下「跪」
但是如果第五人格出了什么新人物,还是知道的「家里的电视能看到别的大佬的视频」
你们可以去看一下这个:作为玛丽苏文受害者的我写的的吐槽文
http://t.cn/RFLdTgA

「瑞狐」一辆小破车

emm
现在……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所以说咱还是先……
虽说我这个三个站加起来粉丝不过四位数的人很难被查起来,但是……万一摊上自己了,还是很不爽对吧?
麻烦不要找我司法your链接,毕竟我不能确定对面的到底是什么人?
emm
这你还要什么标题啊喂「bu」
咳咳咳
「有轻微all狐向表现」
虽然写得很烂,但我们还是走外链吧

「杰约」今天也很想一法棍敲死我亲爱的前辈呢(2)

  其实还是希望你们留个评论啥的,因为大部分写手比起好多个喜欢还是更希望有人评论他们
    「约瑟夫,约瑟咕,约瑟咕咕咕」
  
  虽然我们亲爱的新监管者已经到达战场,啊,呸,庄园,没有错。但是应庄园主的要求不能和黑白无常撞车,所以说要等几个月才能正式上线。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毕竟庄园里的前辈们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教育他如何拆电机,如何闪现,如何传送,如何打人了。
  甚至连怎么溜屠夫都交了?
  尤其是求生者方的小姐姐们特别活跃,他似呼受到了杰克前辈的待遇,但是他似乎也不太开心。
  “哎?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玛尔塔小姐的枪已经饥渴难耐,然后它就被暴揍了一顿,我还要拿小哥哥的手呢!我们不关心厉害的,我们只关心长的帅的。
  “按照美智子小姐的说法,这样杰克前辈会不开心的吧?”约瑟夫暗示了一下,躲在旁边暗处观察的那位写作绅士读作变态。
  “哎呀,不用管那个大猪蹄子啦!”不愧是当兵的,就是这么豪爽,以至于……豪爽的有些找死。
  起雾了,就叫巴黎当时的雾都一样。
  迷人,朦胧,神秘……而又那么的致命……
  甚至还掺杂着一丝醋味。
  “刚刚谁说我是大猪蹄子的……”
  面对着这生猛的威胁,玛尔塔小姐不为所动,甚至直接崩了他一枪。
  “哗——”也就在那一瞬间,约瑟夫感觉自己被人扛走了。
  “美丽的小姐,请问您没受伤吧?”一个恶心帅的大叔音突然从身边传来。
  “嗯……谢谢您 但我是男……”
  “哎呀,不用谢,不用谢,都是应该的嘛!”然而那个大叔是压根就没有听自己说话,他只知道自顾自的一直絮絮叨叨,认为别人会觉得自己很帅。
  得,这已经是自己第二次被别人误解性别了,也不知道这位大叔在知道他是男的,之后会作何感想,反正别像杰克前辈那样无视现实就好。
  他刚想无奈地叹口气,便看到了已经雾化并且光速朝赶来的杰克。
  “那个……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插着一身鸡毛掸子,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您……”
  “哎呀,不用提醒了,你要是对这些招数有兴趣回去,我可以跟你慢慢讲!”
  “不是,我是想提醒您杰克在后头。”
  “哎呀,只要我跑的够快的,他就追不上我,不要担心,要相信我。”
  “但是,但是……但是那是一刀斩啊,而且杰克前辈好像真的生气啦!”
  “哈?”牛仔终于回过了头。
  确认过眼神,是有一刀斩的人。
    事实证明,不是最后的骑士就不要乱恶心帅。
  空军:玛尔塔小姐已飞天。
  牛仔:凯文先生已放血。
  请问还有谁愿意做下一个?
  杰克带着和谐的微笑端坐在红教堂神父桌上,慈祥的扫视着台下的艾米莉小姐和艾玛小姐。
  “我们只想结婚……”光明正大的狗粮。
  “呵,那就好。我警告你们,别轻易动他。”
  然而杰克大概不知道,虽然妹子们都喜欢长得帅的,但她们更喜欢的是组成腐的。
  只有这样,她们才有精神食粮啊。
  只有这样,她们才不会在这个枯燥的庄园里无聊死啊。
  谁说现在十女九腐的?
  我们庄园明明是九女九腐。
  这才是科学嘛。
  从此之后庄园里边流传开了“震惊,一大猪蹄子敬为了一个新人和三位朋友大打出手!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侦探的脑残?”
  远在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奥尔菲斯一把摔了日记,并表示:“收敛点,还有我他妈的推演出来的都是什么鬼玩意?”
  呵。
  谁知道呢?
  反正现在各路腐女都在yy,连杰克昔日看起来特别正常的好同事:红蝶和蜘蛛都一起加入了yy大队。
  新人约瑟夫有没有意见?他不知道,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可能明问,毕竟让他惨遭一轮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哦,一股浓重的负罪感涌上心头。
  哦,好孩子你别睡了,赶紧起来给我装乖。
  我的监草地位终于一不保了吗?
  所以杰克先生到底是在担心自己的监草地位,还是在担心自己的梦中情人啊。
  杰克一个雾刃拍了过去,别以为你是作者我就不敢打你。信不信我以后就算输掉游戏,业绩倒数第一要干掉你?
  游戏可以输,皮皇必须死。
  特别是莫名其妙来管自己家事的皮黄。
  
  “杰克前辈,您在和谁说话?”奶茶的香味从远处飘来,看起来另一位上等人也非常喜欢喝下午茶呢。
  “小……啊,不,约,约瑟夫,你也来这喝下午茶?!”与其说是惊喜倒不如说是意外了,今天的天气有点冷,天空晴朗的乌云密布,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人再来后花园了,没想到冒着被雨淋的风险出来,思考人生还能撞见,这还真是天赐姻缘啊。
  “啊,对,对啊,杰克前辈也是吗?”当然,约瑟夫是不会说他只是被红蝶做的抹茶苦到这里来的。
  “美智子小姐,请问我们可以加些咖啡糖吗?”
  “不可以。”对于自己的茶艺异常有自信的红蝶小姐拿出了般若相的面具。
  这该了个大死的文化差异。
  “呃……话说啊……”两个人就一直坐在这里你喝你的奶茶,我吃我的Flummery,也不是办法,但是讲真捷克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能聊的话题了。
  今天天气可真好。不,不行,十万年前就过时了。
  在庄园住的怎么样?不,不行,前两天已经问过十多遍了。
  你们那边有什么甜点吗?不,不行,真绅士,从来不明着吃货。
  “您请说。”约瑟夫这边优雅的抿了一口奶茶。
  “你在庄园里关于我俩的传言,你怎么看?”
  “咳……我没听说有什么传言啊”约瑟夫觉得自己现在真是个元芳,同时,他也很庆幸自己刚才只是小抿了一口,不然把那些奶茶直接全都吐出来实在是有失绅士理解
  “呃……就是……”
  捷克实在有些说不出口,不过幸好他身后的披肩,开始大喊起来:“震惊,一大猪蹄子敬为了一个新人和三位朋友大打出手!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侦探的脑残?”
  “……噗……”约瑟夫这是倒是再也忍不了了,也演不下去了,什么绅士礼节都全当没听过。
  “杰克前辈,您知道法棍吗?”
  “哈?什么法棍?”
  “我现在就想送你一个。扔过来的那种。”说完约瑟夫便端起奶茶,向宿舍楼走去。
  “突然感觉红蝶小姐的抹茶挺好喝的。”
  
  他这样说着只留下杰克一人在大风大雨中凌乱。
  “法棍?那是什么……”
  话音未落,突然雷声骤起,天空下起倾盆大雨,而后天降一巨物,正巧落在杰克头上,此物半米长,目测一扎宽。
  差点没给老流氓直接砸晕过去。
  而这时四周宣传来了侦探奥尔菲斯先生的千里传音。
  “这就是法棍,知道了吗?”